首页
>>警营文化 >>警界故事
祝您有个幸福晚年
发布日期:2017-03-24信息来源:市公安局浏览次数:字号:[ 大  中  ]

□何小勇 /口述 罗海艇 /整理

    有时候人就是这么奇怪,她隔三差五拨打110或来唠嗑,会觉得她很烦,但一段时间她突然没有音讯了,又会不禁想起她。

    她是孙大娘,岱山东沙镇江窖湖人,今年70多了,满头的银发盘在脑后,老年斑点缀在满是皱纹的脸上。无论春夏秋冬,永远都是穿着一套粉红色的小翻领西装,肩膀上背着一个大包和一个小包,一前一后,用洗脸毛巾连扎在一起。接触多了,大家都知道她是一名阿尔茨海默病患者。

    认识孙大娘,是在2013年,那时我刚到派出所工作。一天,我在大厅坐堂,她背着大包小包来了,起初孙大娘报警她老公打她,儿子对她不好,还偷偷到银行取了她的定期存款2万元,然后又说她入住的旅馆服务员晚上偷了她的钱。听她绘声绘色地说道,我信了,当即出警,带她到银行查证,和她一起调看了自述时间的银行监控录像,没有发现她述说的警情,然后又带她到旅馆调查,所谓服务员偷钱的事也是子虚乌有。也正因为这次出警,让她知道了我的名字,也让我知道了她的故事,觉得她的病情挺严重!

    这几年,我们接到了无数起有关孙大娘的警情,或是夜宿在某一个银行ATM室,被群众报警;或是晚上赖在哪个旅馆大厅不走,被服务员报警;或是到县政府、公安局上访反映所谓盗窃一案被报警;或是自己到派出所来,主动提出要找“姓何的同志”…… 自然,每次处警民警都要把她带到派出所来。

    孙大娘也总是一遍一遍地将自己定期存单被取,服务员偷钱的事情讲给我听,虽说对于孙大娘的频繁到访几近“抓狂”,但大娘眼泪汪汪地注视着你,试想你又怒得起来吗?我会递给大娘一杯水;大娘诉累了时,我会时常安慰几句;最后就像哄小孩儿一样,将她平安地送出派出所让她回家,或送到哪个小旅馆入住。

    今年3月中旬的一天上午,她又扛着大包小包来到了派出所,费力地将手里的东西放到大厅的平台上:“民警同志,你们那个姓何的同志在吗? ”听说大厅有人找我,我赶紧走下来,刚到大厅,孙大娘看到我来了,急忙解开袋子,原来袋子中带了几个地瓜,执意要我将地瓜收下。当我要开车送其回家时,孙大娘固执地不让,一边微笑着说谢谢,步履蹒跚地走出了派出所。

    派出所每天依旧熙熙攘攘,人声嘈杂,可是我的耳边有一段时间没有响起孙大娘那熟悉的声音了。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进入了7月,7月2日她又来了!

    “何同志”,一听是孙大娘的声音,我猛然抬头,大娘笑盈盈地看着我,我对于大娘的到来也感到莫名的高兴。“你这阵子去哪里啦? ”我微笑着问道。“普陀山。 ”孙大娘答道。“你今天来有事吗? ”我尽量小声问她,以免她又打开话闸。“我来还钱给你,上次那50元钱! ”大娘从兜里掏出一张50元的纸币要给我。

    提起钱,思绪让我一下子回到了半年前,那也是我第二次送孙大娘去东沙旅馆住宿。元旦期间,我在单位值班,突然110指挥中心指令称:某宾馆大厅有一位老年人一直不肯走,非要睡在大厅。接到指令,我赶到宾馆一看果然是孙大娘坐在大厅沙发上,然后她被带到了派出所。晚上9点多钟了,孙大娘还坐在大厅,露出一副就地夜宿的神态。“大娘,今天晚上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何同志,我在你们派出所睡一夜,好不好? ”“不好!我还是送你回去吧,你回东沙,还是高亭住小旅馆? ”“东沙家里邋遢,我还是住高亭小旅馆吧。 ”于是我带她在高亭四处找旅馆,可山外片20余家小旅馆没有一家愿意让她入住。无奈之下,我们只好再驱车十多公里,把她送到东沙古镇上的东沙小旅馆。

    虽然东沙旅馆老板愿意让其入住,但也对我倒起了苦水,原来上次孙大娘到他的旅馆里住过一宿,讲好50元一夜,想不到第二天结账时,孙大娘不但没有钱结账,还将旅馆的一个热水瓶打碎,最终钱也没付就走了,这次老板提出看在民警的面子上,以前的旧账不管了,但前提是必须先把房费付好才能住。孙大娘左翻右翻,翻遍了所有的口袋只有十一元,还说要留好第二天的早餐钱和车费,看着孙大娘面露难色,最后我自己掏出50元给孙大娘,才让她顺利地住了一宿。“这50元钱您不用还给我,你自己用着好了! ”和孙大娘攀谈了几句后,我最后还是没有收孙大娘的钱。孙大娘离开时一步一回头,神情里有太多的不舍。

    作为民警,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履好职、尽好责,祝愿孙大娘有一个幸福的晚年……

    (作者系岱山县公安局高亭派出所民警)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