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警营文化 >>千岛警苑
屏风的话
发布日期:2019-03-13信息来源:市公安局浏览次数:字号:[ 大  中  ]

文/ 何欢颜

晚上下班,仍旧是舍不得换掉一袭优雅的波西米亚长裙。经过熙熙攘攘的十字路口,在众人的注目礼中,我幽娴贞静(挺胸收腹)地走斑马线。突然一阵冷风劈头盖脸而来,来不及拗个玛丽莲梦露的经典造型,我就变成了“杀——马——特”。Oh,no !

急急拢着自由飞翔的发梢,心中羞愤难当,真想搬扇屏风挡住那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

甚至,我都想穿越回五代十国, 把后蜀孟知祥DIY 的那套七十屏长短、用活动钮连起来,可随意施展、直接住人,堪称屏风界之战斗机的“屏宫”弄到手,那就绝对……可能被城管队员分分钟强拆。

屏风,顾名思义,“屏其风也”, 用来挡风是极好的。后汉李尤的《屏风铭》说得更具体:舍则潜避,用则设张。立必端直,处必廉方。雍阏风邪,雾露是抗。奉上蔽下,不失其长。屏风多用于室内,也有用在室外的。成语“祸起萧墙”中的“萧墙”指的就是屏风。

然而,身为一种还算实用的家具, 这个曾经“每家图画有屏风”的“爆款”,现在已很少出现在寻常百姓家了。我曾试探性地问过美凤:“相公啊,家里安一扇画屏可好?”(模拟电影《青蛇》中王祖贤的京剧念白) 美凤斜倪着眼,忽然幽幽地说:“你有病啊,我有药。”

唉,我怎么就管不住自己这张嘴呢,一盆香气扑鼻的青蟹糯米饭落肚, 顺势一个葛优躺,打俩饱嗝,刷刷手机,啥屏风也不想要了。美凤在一旁观赏,脸上的笑容很欣慰。

说到了屏风,绕不开一幅画。一幅被称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其局部常出现在中小学生美术课本上的国画——《韩熙载夜宴图》。有意思的是,这个连环长卷里头,屏风是唯一贯穿始终的家具。除了作为装饰、隔挡、分割空间,与之将各段画面联系起来外,背后还与南唐国君李煜有关。

据传这是个因大boss 猜疑而起的故事。韩熙载(公元907—970 年) 是北方贵族,因战乱投顺南唐。后主李煜继位后,南唐国事不振,李煜想授韩熙载为相,又怀疑其有政治野心, 听说韩“多好声伎,专为夜饮,虽宾客棵杂,欢呼狂逸,不复拘制”,便“命顾闳中夜至其第,窃窥之,目识心记,图绘以上之”。顾闳中是宫廷画家,观察敏锐,把韩府夜宴的过程凭记忆力画了出来。李煜一看韩熙载沉湎歌舞,醉生梦死(人生不易,全靠演技),就暂时放过了他。

这跟屏风有啥关系?屏风本意是“非礼勿视”“闲人免入”的委婉拒绝,但在画卷中,屏风前后人满为患, 而作为所有活动的目的地——床的周围却很空旷。这个反差让屏风从拒绝反转为引诱,在一扇扇精美屏风的怂恿下,看画者的视线紧跟屏风前的人们,在偷窥的刺激下,渐次深入,画面也开始淫糜起来。

眼神好的读者不难发现,画中屏风上绘有山水画,这会不会又是韩熙载向外界表达自己寄情山水,不问时事的一种暗示呢?

实际上,很多中国画中的屏风绘画并不是随便画的,它们都有“话”。比如五代齐王翰的《勘书图》和宋代佚名的《槐荫消夏图》。《勘书图》原名《挑耳图》。宋徽宗赵佶本身是个充满艺术细胞的主,对《挑耳图》颇为欣赏,有天饭后剔牙,哦,也可能是粑粑时突然酝酿出了灵感,就大笔一挥把《挑耳图》改成了《勘书图》。

画中右下角的士人坐在以一扇山水大屏风为背景的书桌前,有种“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即视感。士人袒胸伸腿,一手扶着椅子的把手,一手在掏耳朵,但他的目光却始终不离桌上的书卷。所以,掏耳朵只是图个乐,勘书才是紧要事,由此看来,是不是行家、大师,只要不是练气功的, 其实也蛮好分辨的。

至于《槐荫消夏图》,屏风作为“枕屏”被放到床头挡风,屏心画的是北派寒林雪景。为什么是雪景,大抵是为了看上去能更凉快些吧。

《重屏会棋图》的画者顾闳中的同事周文矩脑洞也不小,借助背景屏风人物画(白居易《偶眠》诗意图)上又画一山水屏风,以“一画三重”的视觉效果勾勒出虚实两(三)个世界。这种画中有画的技法在西方绘画作品中也有些传世经典,不过西方画家靠的不是屏风,而是镜子、吊灯、墙上的装饰画等室内陈设。这些似有深意的“重屏”样式,大大增加了画面的观赏性和趣味性,我在看画的时候, 常会脑补成名侦探柯南,寻找作品背后的蛛丝马迹。

古时屏画高手不少。《三国志》记载东吴画家曹不兴给孙权画屏风的时候,“误笔点素,因就成蝇状,权疑其真,以手弹之。”还有唐代的段成式在《酉阳杂俎》中记录的一个神奇传闻,“元和初,有一士人失姓字, 因醉卧厅中,见古屏上妇人等悉于床前踏歌,歌曰‘长安女儿踏春阳,无处春阳不断肠,舞袖弓腰浑忘却,娥眉空带九秋霜。’……士人惊惧,因叱之,忽然上屏,亦无其他。”

在没有微博微信的时代,屏风也是人文墨客传播作品的一种有效载体。这事儿不是我瞎掰的,白居易有诗曰:相忆采君诗作障(屏风),自书自勘不辞劳。障成定被人争写,从此南中纸价高。诗的缘由大体是,白居易得知元稹把他的诗词写在阆州西寺壁上,他也一不做二不休,以元稹诗百篇,题录于屏。

君写我诗盈寺壁,我题君句满屏风。与君相遇知何处,两叶浮萍大海中。

这一次,白居易的屏风虽没有画, 写的字倒是让人有些断肠了。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