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警营文化 >>千岛警苑
手写笔录年代
发布日期:2019-03-13信息来源:市公安局浏览次数:字号:[ 大  中  ]

文/ 缪增辉

随着警务工作的开展,电子笔录已取代手写笔录近十年了。电子笔录制作迅速,不同性质案件与程序,有相应的法律条款与规范用语提醒与导入,很是方便。对于记载不全或有误的内容也便于修正, 打印后的笔录更是字迹清晰,便于识读,深受公、检、法系统办案干警欢迎。可能由于经历了较长时期手写笔录的年代,我对手写笔录的记忆还相当深刻,且有些怀念。

真正掌握手写笔录之精要是在平阳浦派出所工作时期。记得2000 年8 月,调任至平阳所时, 我才24 岁的年纪,女友也远在岱山,绝大多数的日子便都在所里度过,双休日也是如此,这使我有大量的时间进行实践与学习。

笔录是需要多做才会进步的。到平阳浦派出所报到后,我跟应所长、海琪哥一起值班,驾驶员是晶晶。第一天值班的中午,勾山中学门口发生一起社会青年打架事件, 海琪哥出警后叫来两个人,我则自告奋勇揽起了做笔录的活。制作完笔录后,海琪哥说我做得并不好, 关键核心问题记得不够详尽,并耐心地帮助进行修改,然后由我重新制作,直至成稿。初学时,手写一份笔录,往往需要花上一至两个小时,甚至更长,有时候做完两、三份笔录会感觉天昏地暗,如果笔录做的质量不行,重新做一份笔录又得花上差不多的时间。我虽不聪颖, 但还是挺努力的。为了提高自己的笔录制作水平,没有轮到值班时, 也往往义务协助值班民警一起值班。有人来报案时,我会主动帮助做笔录,虽然还在学习阶段,但值班民警也都乐意让我多锻炼锻炼。起先我制作的笔录往往需值班民警审核以后才能让报案人签字画押, 后来随着制作笔录水平的进步,值班民警便对我的笔录免检了。记得舟杰哥、志岳哥、老何最喜欢我帮他们一起值班了,热心地对我制作笔录进行指导,促进我不断提高笔录制作水平。

真正提高笔录水平,还需通过办理刑事案件来实现。有一次, 辖区内发生一起社会青年抢劫学生案件,接到报案后,徐勇副所长带领茹哥与我将五名嫌犯全部抓获归案。都是未满18 周岁的未成年人, 他们被抓后,我跟着茹哥进行讯问与记录。第一份笔录做下来,啰啰嗦嗦地记了许多,却不得要领,被茹哥改动许多,后呈给副所长审核, 心中很是紧张。副所长先前从刑侦大队调任平阳副所长岗位,业务水平很高,笔录做得不好可能就被他撕掉,所里办案水平不高的民警最怕他了。记得有一次社区民警“农民”做了一份报案笔录,为了赶上吃饭时间,内容记得比较简单,便被副所长当场撕掉。“农民”很是难过,当晚未到食堂吃饭。不过在徐副的教导下,“农民”的笔录水平进步很大,迅速成长为所里的办案骨干。副所长倒没有撕过我的笔录,尽管我做的笔录并不怎么好, 副所长常说我并不聪明,但还算会吃苦,可能就是这个缘故了。在副所长的教导下,我的笔录水平也有很大进步,通过这起抢劫案的笔录制作,使我掌握了刑事案件笔录制作的要领。之后又在副所长指导下, 先后制作过摩托车盗窃案件、诈骗案件、伤害案件等各类笔录,且都能符合工作要求。

慢慢地也可以带徒弟了。在平阳浦派出所工作的第三个年头,所长也由应所长、吴所长,转至由徐副任所长了,徐副让我从社区民警岗位转任至治安警长岗位,从此开始了专职办案生涯。治安警长往往办大案,多办案,所以对笔录的制作速度与要求更加高了。期间,我主办过聚众赌博案件、故意伤害案件、寻衅滋事案件、违规使用爆炸物品、收购赃物等各色案件,实践总会促人成长发展,一年下来,我一人竟办理行政、刑事案件80 余起,尚不计算几十起调解案件,办案数位列全局个人第三,办案质量全局第一,当年便获评全市十佳执法民警之荣誉。此后新分配的民警, 徐所长常会让我教他们制作笔录与办案,使我也从一名学徒成长为师傅了。波波、阿庆、阿龙,还有许多实习生都跟过我,可能我资质愚钝,教得并不好,他们都是靠自己不断磨练才完成蜕变的。

在手写笔录年代,写字水平很重要。副所长与茹哥的字都写得很好, 却有点潦草,笔录中的有些字不易识别。记得徐副担任所长后,写些总结、讲话稿等让小芬来打字时,有些字小芬总要让我、冯斌等一起看看,无法识别时,我们也只能猜测猜测了。俞磊指导员笔录制作的速度应是全局第一了,字也写得清晰可辨,人称“快艇”,每次办理聚众赌博案件时,他做的笔录最多了;志岳哥的字写得大而松散,虽然容易识得,却看上去松松散散的,不够严谨;海琪哥字写得方方正正,相当于正楷,很容易看出; “农民”做笔录中写的字也算清晰, 但写字时力道很足,笔录纸往往会被其戳破;华杰哥是个大才子,写字速度虽没有俞磊指导员来得快,但字却写得更好。我没有学过硬笔书法,有时候写正楷,但速度太慢,有时候写自创的一种字体,写起来字有点斜, 不过还算容易识别。每一宗案卷,都留下了我们亲手书写的笔录,特别是小芬把办理终结的案卷装订成册后, 俨然一件件作品,会使自己很有成就感,也会让我们不断提升写字水平而努力,可惜至今在书法方面仍无进步。

手写笔录年代也是钢笔流行的年代。记得副所长用的是一支红杆半钢英雄100 钢笔,是一次破了大案后, 刑警队长奖励他的,150 多元一支, 在当年一千多元一月工资时也显得小贵。记忆中,“农民”、阿庆、华杰哥都使用钢笔的,而且华杰哥财会专业出身,专用黑墨水。我用的是英雄616 钢笔,从高中开始一直认准这个型号,6 元多一支,新笔时,笔尖粗糙,但写了一段时间后,笔尖便润华无比,墨水一直用蓝黑色。当年也曾咬咬牙,很想买支英雄100 钢笔,可惜沈家门没得买。后来妻子的领导送了我一支,我一直不舍得写。现如今已奢侈的拥有了四支英雄100 钢笔, 全钢的、半钢的,黑杆的、红杆的都齐全了,还有一支凌美、一支派克, 都写不遍了,但是现在制作笔录都是在电脑里完成,手写笔录的年代已基本结束了。

回想一宗宗案卷,密密麻麻地写满了自己的字,有着自己的签名,是自己亲手完成的一件件作品,含着浓浓的墨香。而如今,这些都已成为历史,成为往事,带有我笔录的卷宗, 已被盖上“长期保存”的印章,静静地躺在平阳浦派出所的档案室里。但这是我与平阳所战友之青春记忆,是我们努力学习、勤奋工作、顽强拼搏、惩恶扬善、战友情深的精神体现。

再见,我之手写笔录年代。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