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警营文化 >>千岛警苑
第二故乡的老家
发布日期:2019-03-13信息来源:市公安局浏览次数:字号:[ 大  中  ]

 

文/ 陶 奇

军校毕业后,根据分配方案,我来到驻定海某海军部队服役,一个人,在部队,又是供给制,提供吃住,不存在居住的问题,工作几年后,快结婚了,终于决定买房。

位置呢?定海城分东、南、西、北四个大的方向,我和夫人上班分别在城东、城北,就在城东或城北找吧,离单位近些,通勤方便。找一家中介,看了几套房子,相中一套位置在城东的,夫人还在犹豫,见她还没动心,我只有眼睛放光,把两手交叉放在脑后,以体态表达惬意及神往,“是顶楼哦,有个露台,阳台能看得见星空。”

于是,我们去银行取钱,一部分是两人工作几年的积蓄,一部分是双方父母汇来的首付款。拿一个破包,灰色,帆布质地,随后,一个人背包,一个人护驾,小心翼翼走出银行。

又经历各种手续,过户那天,如临大敌,如履薄冰。等战战兢兢取过房产证,再翻黄历,择吉日,搬家。

入住第一天,我兴奋得睡不着——有家了嘛。还真的躺在客厅落地窗前,仰望苍穹,去看星空。

因为是二手房,前房东的痕迹处处在,有一个能升降的喝茶的桌子挨着落地窗,对于喜欢喝茶的我来说,甚好,保留至今。

那时,人在部队,户籍在参军后就已注销,为“黑人”,夫人为单位的集体户口,拿着结婚证,将户口从集体户口中转出,顺手办理了新的户口本,看到户口本上新的门牌号码,家的感觉更浓了,虽然户口本上只有夫人也是户主一个人的名字。

转业前我曾在海军舰艇部队工作,经常出海执行战备巡逻、训练、演习等任务,海上为家,陆上做客是常态,舰艇在“驻港部队”期间,不担任值班任务,家在驻地人员,周末可以轮流回家。早晨六点就要起床,六点半要到部队出早操,起初数月,我都没找准节奏,经常是提前到达,部队院子里静悄悄的,以至被同事戏说是被家里赶出来了。

小区里有养犬的,还有些是大型犬。一次,我早晨出门,亮了一下五音不全的嗓子,刚出楼梯口,一只大型犬在距离我不到四五米的地方,一声不吭地望着我,犬很威风,黑棕相间的皮毛油光发亮,粗壮的尾巴高高地翘起,仿佛我侵犯了它的领地,犬的主人一时也怔住了,过了漫长的几分钟对视,主人悄悄走到它身旁,小心地牵起狗链,安抚它的情绪,后来和主人聊天中得知,它是“卡斯罗”的犬种。查阅手机度娘得知:卡斯罗是标准的大型猛犬,性情勇猛,意大利獒犬的改良种,过去曾用于驱赶牛到屠宰场,咬住牛以便屠夫屠宰……唉,真是虚惊一场,幸好没把我当成牛!

印象深刻的还有小区的健身风气——人民群众自发组成的竞走队伍。每晚,天蒙蒙暗,便不知从哪栋楼、哪户人家、谁开始,慢慢聚集一批人大步在小区里走,越走人越多,口号越来越嘹亮。渐渐地,别着小广播的、挥舞着彩带的、戴着各种计步器的,也加入其中,大家齐心往前走,绕小区一圈又一圈,与小区后面中心空地的广场舞蹈相映成趣。

据说居住也有七年之痒,住了七年之后,这个最初让我感受到“家”的所在,看到无尽的星空就觉得很美很满足的地方,此刻,在我眼里只有缺点。

“必须换房!”,当我再次与背后看起来像一只威武的猎豹——“卡斯罗”相遇时!

于是,查阅各种房屋中介网站,到多家中介发布求购信息,比对周边房价,向有经验的朋友同事取经,终于成功换房,网购纸箱、打包带,招呼楼下专业收破烂的师傅上门来清理废弃物品。要走了,开始念起这里的好,物价便宜,早市现摘的蔬菜瓜果……

搬家那天,发车已是傍晚,我坐在副驾位置,经过熟悉的路,碰上熟悉的竞走队伍,一抬头新月一弯,在天边显着淡淡的印,星星刚刚探出头。

“从此,纵有千古,横有八荒,拉开窗帘,就能看到大海!”我对未来生活的地方充满向往。可也却有些不舍,我想永远不会忘记这儿,你的第一处房,写在户口本上的门牌号码,在这个第二故乡的第一个家。

这里,就成了我在这个城市的老家。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