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警营文化 >>千岛警苑
400 多和事佬活跃在鱼山岛“工棚调解室” 工棚里厢“吃讲茶”
发布日期:2019-05-13信息来源:市公安局浏览次数:字号:[ 大  中  ]

    文/罗海艇

站上岱山县鱼山岛的最高点,眼前铺开的是个大工地:工程车、槽罐车来回穿梭,挖掘机、吊机挥舞着大手臂……目光所及之处是井然、有序。

“目前工地有3 万多工人,但未发生一起重大刑治案件、一起涉黑涉恶违法犯罪案件。”岱山县公安局鱼山警务站政治指导员郑凡潞自豪地说,答案藏在那一排排整齐的工棚里。记者随意走入一个项目部,只见这些工棚由2 米多高的铁皮集装箱搭建而成,大门的门楣处,由工人安全帽、警穗等元素构成正方形的牌子,上面写的“工棚调解室”格外惹眼。

一边是来自五湖四海、关系交错的3 万多工人,一边是岛上驻扎的1 个警务站2 个警务室、11 个民警的有限警力,面对这样庞大的体系,该如何化解纠纷?

今年以来,岱山县公安局发动群众、依靠群众,在工地上挂牌“工棚调解室”并聘请406 个“工棚调解员”。以中标项目部为小单元,项目部经理、分包单位、施工队班组组长、以及在工人中拥有一定威望的人,都是“工棚调解员”的人选。“旧时发生争执的老百姓会去茶馆里请公众评判是非,俗称‘吃讲茶’。在鱼山岛,我们也会请有争执的工人双方来‘工棚调解室’里‘吃讲茶’、评个理。” 郑凡潞打了个比方。

“工棚调解室”管不管用? 8 月17 日,云南小伙湛开发抱着满肚子委屈,敲开了调解室的大门。一个主持人、一个调节员、两个当事人,大家面对面坐在了一起。“有什么委屈,慢慢说。”出诊的调解员唐萌,是工地的项目经理,他耐心地劝说着两位当事人。原来,作业时工友借了备电箱没有事先告知,湛开发去讨还时,和对方发生口角并在推搡中受了皮外伤。经过两三回合的细心调解,最终湛开发消除了委屈,心情舒畅地去上工了。

“很多矛盾并不是一次调解就能成功,需要多个来回反复沟通。”工人认可度较高的“工棚调解员”刘鹏飞,摸出了自己的心得。 8 月初,他所在项目部的分包队负责人和另一分包队工人发生口角,负责人一气之下找到工棚调解室。“我没错,不道歉!”第一次调解,工人撂下一句话走了。见工人性子倔、爱面子,刘鹏飞私下找他谈,趁着食堂吃饭时打个招呼把事儿说开。然后,再让工人所在的分包队负责人,出面正式道歉。“虽然调解员并没有出面,但我们悄悄使劲,推动事态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刘鹏飞说,结果对方马上气消了,也避免了事态的进一步升级。

哪里有矛盾,哪里就有调解室。郑凡潞介绍,工地上的事,往往都不是大事,小到不小心拿错施工器材,工友唱歌影响他人休息等等。但这些看似微末般细小的矛盾,若不在萌芽状态消除,则有可能酿成群体性事件。“工棚调解室”前移到工人劳动、生活的一线,既在电钻声作响的工地,也在收工后的寝室里,有纠纷让班组长随时随处调解,解决不了的再找分包队长、项目经理甚至警务站调解。“透过矛盾的表象,要分析出深层次原因。让工人心里头畅快了,干起活来才起劲。” 郑凡潞说,一个东北汉子在和工友发生口角后,吐露出真实的心声:工地工作枯燥、苦闷,他在长期抑郁的心情下干活,脾气变得易躁易怒。如今,为丰富工地文化娱乐生活,由警务站、工会组织的篮球赛成为工地上最受欢迎的活动。

今年以来,“工棚调解室”共化解各类矛盾纠纷250 余起,纠纷化解率、满意率实现100%,调解的矛盾多了,工棚里的调解员们渐渐摸出规律。工人间矛盾数量多、但大多琐碎,调解时站在公正的角度,不偏向不袒护,多倾听他们的心声。矛盾多发于晚上,大家的手机24 小时不关机,“工棚调解室”的大门随时向大伙敞开。负责土建的陈家田在全国跑过多个工地,他感触很深:“从来没有一个工地像鱼山这样,任何事情都可以找到组织。”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