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警营文化 >>千岛警苑
仰望凌晨3点的星空
发布日期:2019-05-29信息来源:市公安局浏览次数:字号:[ 大  中  ]

文/ 何小勇

又是一个忙碌的夜晚。狗叫扰民,出警;醉酒人员不省人事躺在楼梯口,出警;KTV打架,出警;路人甲觉得路人乙戴假发、穿长裙,衣着怪异,怀疑是坏人,出警……转眼到凌晨3点了。

从事派出所110接处警工作有一段时间了,从来没有遇到过整晚没110指令的日子,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每次半夜处警回到单位,总喜欢站在院子里仰望一会星空——喜欢看十六的月亮比十五圆;喜欢看眨眼却又不说话的星星;喜欢看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喜欢看街面那些穿透宁静的霓虹灯。此时此刻,经过几个警情的折腾,睡意全消了,自然而然会想起他们:家人是否睡着了,女儿、儿子的被子有没有踢掉?楼上的民警是不是又在通宵达旦办案?外面蹲守检查的民警会不会有危险……总之,从天上想到地下,从家里想到身边,从东想到西……最后在不知不觉中又睡着了。

从警多年,从军人到警察,极少有自己的自由支配时间。平时只能通过电话、书信等方式只言片语问候一下父母亲和兄弟姐妹,或者寄点土特产联络一下他们,每次探亲既是匆匆忙忙去,又是匆匆忙忙回。辞别时,他们总是说:“在单位好好干,家里一切都好,不要牵挂,节约开支买房子娶媳妇……”几年前父母亲走了,繁忙的白天基本上没有时间想这些,只有在夜深人静时才会想到这一切。

我们并非处在一个安宁祥和的时代,但我们生活在一个安宁祥和的国家。这份安宁,是千千万万位民警舍小家顾大家换来的、是他们凌晨3点不睡觉换来的。在我们的身边,有许多朝气蓬勃的民警,有岱山本地的,也有宁波的、六横的、定海的,但每天没完没了的案件处理、检查、备勤、值班、加班,他们与家是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经常连回家吃餐饭都不容易,与心爱的妻子(老公)一起过形影不离、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小日子”就更是一种奢望了。比如所里有一位女民警,宁波宁海人,家里有一个5岁的儿子,丈夫也是宁海一家派出所的民警,这次在所里呆了快一个月,好不容易轮到一个双休日休息,盘算着周六早晨回家,周日下午回单位,想不到周五一纸任务,紧急安排出差去云南中缅边境押解犯罪嫌疑人,一个出差来回就是7天,乘坐36小时的绿皮火车,将161名电信诈骗犯罪分子从云南押到杭州,再转乘大巴到舟山,那天恰好是端午节放假,她也只是趁大巴路过宁波,请假回家住了一宿。丈夫带着儿子到宁波高速路口接她,母子相见,她们紧紧相拥,情不自禁潸然泪下。

如果说“凌晨三点不回家”是一种情怀,那我们身边的这些民警“凌晨三点还在工作”绝不是矫情。你看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别人在享受天伦之乐或“呼呼大睡”,我们的同事在随时准备或者正在处置警情,不管是盛夏的夜晚,还是寒冷的冬夜,只要110 的指令下达,他们就是一尊尊坚不可摧的“守护神”。不管是困了累了饿了渴了……还是风餐露宿危机四伏……都要坚决处理好警情。  

夜,累了,终于安静下来,夜空变得更加寂静;夜,困了,终于睡觉去了,夜空变得更加黑暗。此刻,只有他们才是最青春的人,热情饱满;只有他们才是最艰险任务的胜任者,堪若上天;只有他们才能领略这座城市最晚的夜景,灯火阑珊。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