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警营文化 >>千岛警苑
只与少年同
发布日期:2019-06-21信息来源:市公安局浏览次数:字号:[ 大  中  ]

文/ 杨少永

(一)

炎热的仲夏午后,一个骑着三轮车赶路的中年人,突然发现前面一位老人摔倒在路边。中年人连忙下车跑过去扶起老人,老人却已不省人事,于是中年人只好将老人放在三轮车上,火速送至医院。虽然十分钟不到就赶到了医院,老人最终却还是未能救过来。

这样的事情,虽然结果不美好,但也是一件值得赞许的好事。如果这件事情的经过没有第二个人看到,都只是从救人的中年人嘴里说出来,是否真是件好事,就得打个大大的问号了。

再如去世老人的儿子,与救人的中年人有那么些解不开、忘不了的个人恩怨,我们绝对有理由怀疑这个救人的中年人编了个谎话,实际上却是处心积虑地谋害了那位老人。比如:趁四下无人先撞倒,再等在旁边眼睁睁看着老人咽气而不施救,最后等确认老人死亡后再假装好人将尸体运往医院抢救。

就有这么个事情,且发生在我们邻市——三川市。那个骑三轮车的中年人叫张铁英,去世的老人叫王跃进,而老人的儿子便是三川市现公安局副局长王新华。

王新华与张铁英是同村人,两人没差几岁。王新华年轻时会读书,后来便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警校,毕业后分配回三川市当了警察。张铁英却从小不是读书的料,整天逃学去下河摸鳖、上山逮兔,后来早早的辍学回家务农。农闲时节张铁英经常纠集一帮年轻后生,蹲在路边调戏回娘家的小媳妇、欺负路过的走商小贩,附近村人多有怨言。

王新华偶尔得空回家时,自然也有耳闻。但奈何张铁英这伙人虽然嚣张跋扈、臭名远扬,却也未对大姑娘小媳妇真做出什么违法犯罪的行为,只是言语上轻薄、再围追堵截胡闹一番寻个乐子后四散逃离;而对外来小商贩们也无非吆五喝六、再拿几颗歪瓜裂枣吃。于是王新华只能寻了个契机揪住他们狠狠地教育批评一番了事。命运的转折点出现在王新华当上警察后的第三个年头。

那年春天,竹园村的漂亮姑娘李秀珠,在一个早晨被人发现裸死在后山河谷的草甸上。李秀珠是远近闻名的美人,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长到适婚年龄后提亲的人络绎不绝,竹园村村口还经常会有不同面孔的年轻小伙子唱情歌。这一突然横死,李秀珠的母亲当时就昏倒在地。

破案的压力无疑非常巨大,而这股压力最后全部落在了新任刑警警长兼李秀珠同乡的王新华身上。尸体检验证实这是一起强奸杀人案,凶手先强奸后掐脖子致人死亡,作案手段极其凶残恶劣。王新华带人经过三昼夜不眠不休的排查访问,确定了张铁英有重大嫌疑:一,张铁英案发当晚行踪不明(后经证实系上山偷猎);二,张铁英对李秀珠早有企图(竹园村多人可以证实);三,张铁英有调戏大姑娘小媳妇的前科;四,张铁英身上有疑似抓痕(被山上植物划伤)。

抓获张铁英后,他一直不肯承认,天天在看守所里喊冤。由于那个年代还没有现在的DAN 检测技术,案子差一点就僵在了那里。李秀珠的家人则是整天在三川市公安局门口哭诉,要求将杀人凶手张铁英枪毙。后来还是王新华出马,经过多次提审“劝说”,张铁英才终于承认了强奸杀人的罪行,但由于认罪细节有许多无法吻合,被判了死刑缓期执行,然后又转成无期,一晃二十年。

王新华在这二十年里尽职尽责,一步步从警长当上了三川市公安局副局长。而二十年后一个狱中的案犯经过狱警审问,竟然供出了二十年前在竹园村强奸杀害李秀珠的罪行,所有细节完全吻合。经过反复核实,张铁英被无罪释放,并获得了国家赔偿。

可是二十年的时光,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啊,曾经风华正茂一少年,归来人却已中年,赔偿多少也不够!所以张铁英只有恨王新华,别无选择的恨。

(二)

三川市的刑侦队长无疑是非常郁闷的:在他叫人准备刑拘张铁英时,副局长王新华把我们海市刑警队的一帮老少爷们让进了他的办公室。“这是海市的刑侦兄弟。由于这个案子我本人是当事人,我们局里也纠葛较多,省厅领导命令我们三川市回避,这个案子现在开始全权交由海市负责。所有的调查取证措施一律停止,立即跟海市的兄弟完成案件交接。”

三川市的众人听完后,都愣住了:在领导面前一显身手的大好机会就这样溜走了?虽然不乐意,但是令行禁止的原则必须要遵守,于是交接工作立即进行。

非正常死亡的案子,死因是关键。除个别极端的谋杀案外,往往是解决了死因问题,就等于解决了整个案件。所以这种时候最有话语权的无疑是法医了。我的陈生师父不紧不慢地问道:

“王跃进老人医院抢救的记录有调取吗?”

“以前的病史资料有没有?越详尽越好。”

“尸表检验的记录及照片抓紧先复制一份给我。”

“尸体必须系统解剖,马上跟王副局长联系。”

“……”

其他的问题很快就解决了:王跃进老人有多年的高血压病史,三川市人民医院有翔实的病历记录;抢救记录显示到医院时意识不清,神经反射迟钝,但呼吸心跳尚有,抢救3 个小时后宣告死亡,医生推断是脑出血致死;尸表检验照片及记录反映出头枕部有头皮损伤……但一说到系统解剖,王家人群情激愤。“跟我们家有仇的人会好心救人?他张铁英明显就是杀人凶手,你们海市的公安不抓人反而要糟践老人家尸体!怎么办案的啊?”

“呜呜呜呜!我可怜的老头子啊,冤死了还不能留全尸呀!”王跃进的老伴听到要将老爷子开膛破肚,第一个跳出来坚决反对。王家其他人也立即站在王老太一边,不断给王新华施压,甚至有人开始组织起来“保卫尸体”了。

王新华毕竟是刑警出身,明白如果不做解剖,不管什么样的结论都经不起质疑。于是一咬牙,在尸体解剖通知书上签上了大名,同时招呼三川市的同事将王家众人半劝解半强制拖离,并亲自强行抱起老母亲离开。

一切妥当之后,陈生师父戴上眼镜,走上了解剖台。颅脑的解剖向来是比较费劲的,因为脑袋是人体最重要、防御性最好的部位,要进入颅腔就只能人为破开最坚硬的颅骨。以前物质贫乏时,陈生师父都是用手工小钢锯一点点锯开颅骨,费时费力,时间久了,倒是手臂肌肉练起来了。后来换成电动开颅锯,快虽快矣,但没有手工锯子好掌控,经常锯透颅骨内板时误伤颅内组织。所以陈师父就定下了个规矩:凡是颅脑是解剖重点部位的,一律用手工锯子。

我工作才区区两年,自然没有师父那样的功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后,总算打开了颅腔,人却已是腰酸背痛手抽筋,背上也早已被汗水浸透。脑表面未见到明显异常,有明显的枕骨大孔疝,脑内出血是必然有的。于是师父小心翼翼地离断脑神经、血管和脊髓,取下了完整的脑组织。“小刘,去拿点墨水来。”

师父一边吩咐,一边将脑组织放在水龙头下面将血液小心冲洗干净。我知道师父最拿手的技术要开始了:钳住颈内动脉离断口后,只见他打开一只注射器,吸取稍经稀释的墨水,从脑基底动脉缓缓注射进去,淡蓝色的液体一丝一丝游走在树根状得血管网内。

“头枕部的挫伤,并未有颅骨及颅内的进一步对应,再加上枕骨大孔疝,基本可以肯定是脑内血管破裂导致的出血。你注意仔细看一会墨水从哪里渗出来。”陈生师父吩咐道。用墨水寻找血管破裂口的方法虽然说起来简单,但做起了必须非常谨慎,不能操之过急,因为一旦注射时施加了压力,血管的破裂口是原有的还是实验中人为造成的就讲不清了……

半个小时后,墨水果然从大脑与小脑连接部慢慢流了出来……

(三)

“死者体表除后枕部头皮挫伤外,无其他外伤,可排除撞击导致摔跌。经过解剖,发现死者左大脑后动脉分支有一处破裂口,临近大脑内囊区有一6.2×4.3 厘米大小的凝血块,并伴有新鲜出血,临近脑组织有软化现象。纵向切开凝血块可见明显层次感,表明不是一次出血形成的……” “老陈法医,麻烦你讲的通俗一点,太专业我们听不大明白!”许支队长一手敲着桌子一手揉着太阳穴说道,陈生师父爱掉书包的老毛病又犯了。

“通俗讲,死者生前因多年高血压导致脑内血管管壁弹性变差,近段时间,大约半年至一年内,有至少四次以上的脑内少量出血,但都因出血量不大自行淤积愈合,然后慢慢部分吸收。这次又突发血管破裂,导致淤积处凝血块增大,然后破溃,如同堵住漏洞的鸡蛋突然破裂散落一样,引发大出血,然后倒地身亡。”

陈生师父说完后,海市与三川市的所有同行都默不作声地看向王新华副局长。他揉着眉头问道:“如果早点送医院抢救,我父亲有希望救过来吗?”

这个问题极难回答,一般情况下,法医都不会回答这种假设性的问题,因为假设的条件都过于理想化,以理想化的假设去推定一个结果,是非常危险的行为。大家又集体将注目礼转向陈生师父。

“这么说吧,如果老人家刚好是倒在三川市人民医院脑外科手术台上,刚好脑外科几位主任都在等着,那命是有很大几率可以延续那么几个月,但只是以植物人状态。”

王新华听完竟然差点没失声痛哭起来,得到答案的那个瞬间他就明白这个问题本不该问。案件调查结果是王新华自己亲自向家人及张铁英宣布的,虽然不合规矩,但似乎最合情理。王家人听后自然是不愿相信,但在科学事实面前,任何感情上的不忿都显得是无理取闹。张铁英则是一言不发地盯着王新华。

王新华迎着他的目光走过去,低头深鞠一躬说道:“谢谢你!你受委屈了!”又鞠一躬说道:“对不起!让你蒙冤了!”听完王新华的话,张铁英一言未发,但明显有所触动。

王新华继续说道:“铁英,谢谢你,是因为你不计恩怨的救助我父亲,但我的家人却恩将仇报的怀疑你,你受了很大的委屈,我代表家人向你诚挚的道谢,也郑重的道歉!”

张铁英说答道:“道谢不需要,毕竟我是老王伯看着长大的,他在世时没少帮助过我。虽然我恨你,但即使那个需要救助的人是你,我也一样会帮。我虽然读书没你多,但做人的基本道理,一直都懂!这个道歉我接受了。但后面的道歉你跟我说明白了!”最后一句张铁英怒吼着说了出来。

王新华看着张铁英愤怒的双眼诚恳地说道:“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憋着这股委屈,没人能想象被冤枉坐牢二十年是什么滋味。但我还是要对你说声对不起,这句对不起不仅代表我个人,也代表了三川市曾经的刑侦队伍,更代表了当时那个时代的科技水平、人文环境以及司法认知……”

“当年是我叫你认罪的,因为当时全社会基本都已认定你是凶手,你认比不认所能获得的益处更大。我们都是平凡人,在命运的洪流里谁又能全身而退?你当年能猜想到曾经被你们一帮人吓得屁滚尿流的卖针头线脑的小贩,就是谋害李秀珠的凶恶歹徒?警察是人民的保护神,但我们是人真不是神,我们不断地学习进步,研究新的破案手段,总结更科学的破案方法,制造更实用的检测仪器……我们尽量把自己变成神,让错误的发生降到最低!只是很不幸,你还是成了错误的受害者。我无权要求你接受道歉,但我还是要为自己的错误负责,这个错误我也同样背负了二十年!如果需要,我可以引咎辞职!”

张铁英听到最后,委屈的泪水早已止不住地往下流。抹了一把眼泪后,他扭头就走,“于情于礼我都不可能原谅你!但,当好你的公安局长吧,背负着这个错误好好当下去,我会一直看着你!”张铁英背着身子说道,声中似有少年气。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