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警营文化 >>千岛警苑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发布日期:2019-06-24信息来源:市公安局浏览次数:字号:[ 大  中  ]

文/ 卢 嫈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这是英国诗人西格夫里·萨松曾写下的不朽警句,意思是说,人性的两面性。警察和作家,貌似两个不相干的职业和群体,却没想到,有一天我有幸成了一名公安作家。

2006年秋,我决定“改行”做一名“字警”。那一年, 我35岁,从警校毕业了10多年,是一名车管窗口办证民警。此外,我的另一个身份是一名警嫂,爱人在交警中队工作,每日里早出晚归,女儿八岁,因为家中缺少老人帮忙,父女俩都希望我有个相对稳定的工作环境,八小时之外,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操持家务上。而我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提出来要放弃按部就班的工作状态,从事公安文学创作。对于我的这个选择,朋友、同事也都投来了疑惑的目光。

半路出家,没有接受过专门的、系统的写作训练,没有名师指点,一切都得从头开始。在这之前,我虽已混迹网络文学多年,可是,要转型公安文学创作,谈何容易。

开弓没有回头箭!虽然公安文学创作对我来说是一次全新的尝试,但没有尝试过,又怎么知道自己行不行?骨子里的倔强让我顶住了各种压力。多学,多问,勤思考,多动笔,大不了写砸了,从头开始。我安慰自己。有了最坏的打算,压力也小了不少,各种各样的目光也视而不见了。

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我的采访写作生活变得非常辛苦,白天,我见缝插针下乡采访,晚上回到家,匆匆吃过饭,一头扎进书房,埋头码字,常常是天已蒙蒙亮了才搁笔,睡三四个小时,又得起床送女儿上学,接着再去上班。而很多时候,约的采访对象只有晚上有空,好在爱人也很支持,只要他有空,就骑着摩托车穿街过巷,陪我一起去采访。

有段时间,爱人被抽调到矿山整治办上班,经常是半夜接到任务,要立即赶到很远的矿区纠违。照顾女儿生活起居和自己从事的公安文学创作间的矛盾,成了我面临的最大问题。

双警家庭的孩子早当家,女儿从小就习惯了我和爱人加班加点执勤上岗、缺少规律的生活,乖巧懂事的她没有同龄小姑娘黏人的习惯,吃过晚饭就一个人在房间里看书写作业,而我则在书房里奋笔疾书。有一天,我突有感触,提笔写了篇名为《一种快乐》的随笔,讲述了一段我们娘俩在灯光下各自看书码字的场景,发表在本地报纸副刊。没承想,报纸被女儿的班主任老师看到了,特意拿到教室里朗读,还让大家猜猜是哪位同学的家长写的?女儿虽没听我说起过这篇文章,但她一听就明白了,回家后满脸灿烂地告诉我。

就这样,很快,我手中积累了十多万字作品。可当我回头整理时,却没了底气。人物模糊,故事雷同,文字生涩。这样的作品,自己都不能感动自己,又怎么能打动读者?为了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我决定利用休息时间,去南京、上海等地拜访名家把脉。

那是一个春日的午后,南京龙江小区,我惴惴不安地敲开了一栋住宅楼的一户房门,开门的是著名作家储福金先生,他是我曾参加的省青年作家读书班老师。储先生了解了我的来意后,欣然看了我带去的书稿,并提出了很多中肯的修改意见。不久,我又有幸得到《天下无贼》作者赵本夫等名家的精心指点。在他们的指导下,我渐渐明白了,要写好公安题材作品,一定要深入挖掘人物的内心,从中找到人性的光辉,多些对人性、人生的思考,优秀的公安文学作品一定是有温度和厚度的。后来,上海文学杂志社的金宇澄老师鼓励我将作品结集成册,还在修辞等方面给了我诸多指导。

就这样,在老师们的帮助下,我从一名公安文学创作的门外汉,一步步地成长。2008年1月22日,我的第一本公安题材作品集《铿锵玫瑰》首发,著名作家赵本夫、储福金、陈村、诗人王小龙等来宜参加首发式。人近中年的我,用行动证明了只要心中有梦,不懈努力,勤奋耕耘,就一定会向文学的梦想不断靠近。

而今,一晃十年又过去了。这些年里,我参加了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研修班学习,有幸在文学的最高殿堂里聆听名家的教诲;先后被泰州市公安局聘为公安文学导师班导师,与当地公安文学爱好者结成了师生情谊;在第三期全省公安文学创作培训班上进行了关于纪实文学创作的授课,我期待着能通过自己绵薄的力量,心手相传,将公安文学的种子播撒得更广更远。令我欣慰的是,我的女儿也以理想的成绩考入香港中文大学,现在是该校人文学院的一名大四学生。

( 作者卢嫈,全国公安文联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已出版个人作品集《铿锵玫瑰》《氿城警事》,作品曾获首届“法治与和谐”全国优秀法治作品征集评选活动一等奖、公安部“‘梦想与共和国同行’诗歌散文征文活动”一等奖。)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