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警营文化 >>千岛警苑
老兵不死,警营重生
发布日期:2019-06-04信息来源:市公安局浏览次数:字号:[ 大  中  ]

    文/ 王铮铮

看完《太平洋战争》,我一直在揣摩麦克阿瑟将军的“老兵不死,只是凋零”的意思,心忖如若凋零,岂不可惜?直到我遇到了老徐,才体悟到了这句话的深意。

我们交警“有趣的很”我第一次见老徐的时候,他就已经这么黑了。他是那种警队里特有的“黑”,纯晒、纯吹、纯淋“熬制”的黑。

那是2015 年的夏天,我刚入警,教导员让我跟着老徐。2015 年的夏天是难熬的。我刚入警时那份激情,在天天马路、夜夜查酒驾中的循环中被逐渐“消磨”。我问老徐,他刚值完班,闪着疲惫的大眼说,“谁说的,我们新城交警‘有趣的很’!”

我进交警队的第二天,老徐就“升官了”。当时治堵工作已进入白热化阶段,为了全力做好市中心区域治堵保畅工作,特意点名老徐作为班长,成立一支5 名精干警员组成的治堵尖刀班,我也在列。

市中心治堵五个人就能完成吗?交警不只要自己去做,还要借“巧力”。老徐领了班长的头衔后没有急着去站马路、查违章,而是带着我先去了社区。还没进社区办公室的大门,老徐就被门口晨练的阿姨们“包围了”,东一个 “老徐,又黑了”,西一个 “老徐,快帮我看看这条违章短信”……他帮她们把事情办妥了,她们也帮他把事情办妥了:明天开始社区的广场舞大妈“集团军”将成立交管志愿者队伍,协助交警治堵。

我问沈阿姨:“你们想都不想就愿意跟我们交警一起站马路晒太阳?”沈阿姨笑着说:“老徐在我们楼下这条马路已经站了两年了,不管刮风下雨暴晒,他永远都是把身板挺得最直的那个,晒得最黑的那个。去年夏天,高温四十多度,别人都去休息了,他还在坚守。我从家里冰箱拿了一瓶水给他送去,水还没送到,就被热浪消去了冰凉。看到他黝黑的脸都快被晒得脱皮,真是心疼他啊。我被感动了,所以愿意跟他一起站马路。后来呀,他建议我们这帮退休老年人成立一支特殊的交管志愿者团队,我们也这么干了两年。”

在老徐任“尖刀班”班长期间,新城辖区顺利通过了多次城市治堵工作验收,在习近平总书记视察舟山期间、杭州G20 安保期间、十九大安保工作中,“尖刀班”始终战斗在最前线,不仅工作量连年排第一,群众满意度也是第一。

2017 年,我把全市优秀志愿者奖状送到沈阿姨手里时,她说要跟老徐一起分享这份荣耀。我跟老徐说:“这就是你说的交警的‘有趣’吗?”老徐狡黠一笑,“与民同‘乐’,趣在其中,不是吗?”热心肠的“黑脸”警长领导一直说,老徐带兵一个顶俩,我后来信了。小林是新来的辅警,在一次执勤中因公负伤,在家休息了几个月。在这期间,老徐经常下班后看望小林和他母亲,多次送去水果和营养品,嘱咐其安心养病。三个月后,小林重新回归交警队伍,在工作中愈加出色。

去年“两非”车辆集中整治期间,老徐和我在路上执勤时拦截了一辆违法乘坐4 人的电动三轮车。哪知第二天,车主一脸怒气找到了老徐:“我们一家四口上个礼拜才来到舟山打工,这车昨天早上才买的,也就值二千来元钱,你们动不动就要扣车,现在我们还没找到工作,这不是要我命吗?”

等女车主的情绪稳定下来后,老徐仔细问了她家庭情况,说:“既然违了法,那就要受处罚。”好说歹说,女车主悻悻而回。第四天,女车主接到了老徐的电话,激动得哭了。

原来,老徐知道她刚来舟山,没有工作,又被罚没了车子,生活窘困。于是他通过朋友迅速联系了一处建筑工地,帮女车主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再次见面,女车主感激涕零,连说,“舟山警察好。”

我问老徐:“她骂你这么难听,你还为她找工作?”老徐笑笑:“一码归一码,力所能及的事,我们不该为百姓尽力吗?”

老兵不死,只是凋零。而能焕发新机,重生辉煌的当如老徐。

一转眼,我也是个“老警察”了,三年警队生活我只是窥见了像老徐这样“老兵不死,警营重生”的几个平凡交警的闪光点,在我们的一线交警队中,有太多这样的老兵,他们更像路旁的行道树,时间愈久,愈显高大。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