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警营文化 >>千岛警苑
风里浪里四十年
发布日期:2019-07-01信息来源:市公安局浏览次数:字号:[ 大  中  ]

口述/徐海滨 整理/支奕

“徐海滨!徐海滨!”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一个鲤鱼打挺起来,趴在窗口张望,原来是同事。“凶杀案,出现场!”来不及刷牙洗脸,我冲到办公室,拎起早就备好的勘查装备、换洗衣服和一套洗漱用具,说走就走。

当时我们分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说过一句话,我印象很深。“有本事按时到,没本事提前到。”有一次,一位同事晚到了两分钟,副局长命令大伙儿准时出发,结果,那位迟到的同事只好自己想办法一路追赶过来,弄得非常狼狈。从那以后,侦查员出现场,再也没人迟到过。

记得经同事介绍谈对象,第一次约会,我就放了女孩子的鸽子。女方家长以为我不同意,就不愿意谈了。实际上,那时,我和我的介绍人已经赶赴一个小岛去侦破一起凶杀案了。出发时正值中午下班时间,女友单位的电话联系不上,我们也来不及跟家里报信,小岛上没有电,更没有电话和手机。

一周后,“杳无音信”的我回来了,“真相大白”后“黄”了的恋爱得以延续。

从那以后,我和那女孩子就约定,如果到了饭点不回来就不要等了,我是出差去了。后来,我又频频爽约,看个电影,屏幕两旁经常映出“公安局徐海滨同志立即回单位”的字样。我的婚期原本定在“五一”劳动节,没赶上改到“六一”儿童节,但“六一”也没结成,一直推到那年的6月25号才和女孩子成为结发夫妻。

因为刑侦工作需要,成家后,我还是三天两头出差办案,妻子早已波澜不惊,见怪不怪,一个人安顿好家里的父母和孩子,承担起家庭的重担,成为了我的坚强后盾。

1983年4月下旬,嵊泗壁下乡的大盘岛,一老百姓家里发生一起盗窃案。我和战友徐定安早晨7点从定海出发,船班有限,海上颠簸,我想起三年前,在11级大风中去虾峙岛勘查,差点被巨浪吞没的经历,突然就有些晕船的感觉上来了。

赶到壁下已过中午,更让人气馁的是,没有去大盘岛的船。怎么办?海岛渔民有办法!山顶上架起扩音大喇叭,我们对着大盘岛方向呼喊。大盘岛的渔民听到了,开着涨网作业的小渔船来接我们,我们兴奋地跳上船,但渔民兄弟不紧不慢地说要先去收张网再去大盘岛。我们只好蹲在船头看完八顶涨网出网作业的全过程。两个多小时后,终于踏上目的地,但大风来了,我们在岛上被关了七天。

岛际交通不便,通讯设施落后,勘查设备传统,给我们的侦查工作带来了不少阻碍。但大伙儿都本着“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意气风发,满怀豪情。不少同事一天忙完已经凌晨一两点钟了,但在外出差打地铺睡觉前,仍要看会儿书充充电,大伙儿喜爱文学,有人还看量子力学的书!大家真的跟歌曲里唱的一样,不管“几度风雨几度愁,少年壮志不言愁。”

做好群众工作是我们破案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们的领导常说,“如果一个案子有十分,群众里面可以破三分。”嵊泗嵊山岛一名14岁花季少女被奸杀,老百姓群情激愤,我们一上岛,就开始帮着分析案情,讨论非常热烈。通过调查访问,我们拼凑出了少女被杀时段经过现场山路的所有人像,最终揪出了手上、脸上还留有抓痕的犯罪嫌疑人。押着嫌犯离岛时,老百姓夹道欢送,还有人放起鞭炮庆祝。

90年代,我们舟山有了第一代警犬员和警犬,警犬在刑事侦查破案中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有次台风天,岱山衢山岛发生一起杀人案,到现场要坐半天的船,最怕坐船的警犬员叶公平晕船了,他的警犬也吐得一塌糊涂。这事儿后来成了我们侦查员间的笑谈。

舟山跨海大桥开通后,海岛变化日新月异。如今,作为国家海洋新区,舟山的发展步伐越来越快,交通越来越便捷,通讯越来越畅通。我们公安的刑事科学技术也迈入了高科技时代。10多年久侦未破的普陀六横大麦坑杀人案告破!二十多年前定海书院弄杀人案逃犯被人脸识别技术识破抓获……一些疑案、难案、积案被战友们一一攻破,作为一名去年退休的老刑警,看到战友们取得的佳绩,我很欣慰;作为舟山刑警的一份子,我感到无尚荣光。打造全国治安最好城市,是舟山警界共同努力的方向,也是我们每一位警察最朴素的心愿。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