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警营文化 >>千岛警苑
那座桥,经过的那些年
发布日期:2019-07-02信息来源:市公安局浏览次数:字号:[ 大  中  ]

文/ 洛云衫

“把过去好好地保存起来,偶尔想起的时候就偷偷地看一眼,其他的都藏在心里,这样不好吗,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地揭开?”

“可如果我总是想起,每分每秒每天,每时每刻每日。我记得你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和我们之间发生的所有事情。”

在桥的这一头开始的幸福和甜蜜,在桥的那一头结束的无言和苦涩。走过的高阶低台,迎面的海风微寒,柔美的对岸灯火,灿烂的夜幕星空,浮云丝丝,往事浮浮。那些年,说不清道不明的纠葛;那些年,散落在记忆里的刻骨铭心。风依旧吹,桥下波澜不兴;皎月高悬,桥上长夜未央。一座说大不大的桥,“金青”代表被她贯通的两个宁静的村庄;一座说小不小的桥,连接两地,将城镇的夜延展到乡村的梦里。她有着晨光乍现里的温柔,灯火通明时的妩媚。白日里远离城市的喧嚣,独自聆听大海的波涛;静夜里散射温暖的光芒,惬意融合彼岸的辉煌。

我们从桥上走过,留下散乱轻快的脚步。或站在高台上,拉近了身高的距离;或默契地拖着手,加快了心跳的频率。曾嬉笑着在桥上奔跑,逆风而行,尽情地说着心里的声音;曾颤抖着在桥下蜷缩,望月而叹,小心地看着对方的神情;也曾开车飞驰,在流光溢彩的灯与海中神游往昔,更曾踱步不前,在山围渔港的夜与殇里无声痛哭。六百多米的大桥,是你和我并肩而过的十多分钟,六年间的来来往往,是建桥十多年里属于自己的独家记忆。

在晴天暖阳下,灰白的大桥一眼便望到尽头,飘着彩旗的渔船躺在平风息浪的泥塘里,高低错落的村屋站在风和日丽的柔光中。一瞬间,一抬头,那种静谧与美好,那种车行半路忽见的海阔天空,山与海,静与动,让人仿若置身那遥远的岛国。在入夜冷月里,素色的大桥披上了点点灯火,摇晃的船只发出沉闷的短鸣,颠簸的水面涌起肆意的浪花。一个人,一首歌,那种安详与僻静,那种人行至此忽得的柳暗花明,桥与岛,冷与热,让人沉心醉意那蜿蜒的温柔。

岛城春暖花未开,冬冷风袭雨飘零。密密麻麻的大雨从桥上落下,冲刷着所有的痕迹,呼啸肆虐的北风从桥上吹过,席卷了一切的气息。只有绵延的回忆,冲不走,吹不散,在充满情调的大桥上,书写着每个人的经过,刻下了独一无二的历史。

“我给不了你要的安慰,也不会永远是你的依赖。安全感需要自己获得,是任何人都给予不了的。”

“可没有了你我该怎么办,这些日子我每天都会哭,每个晚上都会梦到你,可实际上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

过去总是忽明忽暗,回忆也是若即若离。那些年的甜言蜜语,信誓旦旦,那些年的几番纠缠,撕心裂肺。风如是,夜如旧,短桥尽头无人待;爱成殇,梦已碎,心事重重难与说;喜相逢,憎别离,人生聚散如漂萍;春无暖,冬致寒,转身一别前事烬。

那些年,我走过的那座桥;那座桥,她经过的那些年……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