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警营文化 >>千岛警苑
在小说创作中探寻人性亮点
发布日期:2019-08-27信息来源:市公安局浏览次数:字号:[ 大  中  ]

/ 朱 皮

人性,在狭义上是指人的本质心理属性;在广义上是指人普遍所具有的心理属性。“三字经”里 “性相近,习相远”的句子,也说明了人性都是相近的。但受后天影响,人与人之间才会有差距。因此,对于警察来说,在创作公安文学作品的时候,要抛开警察职业的特性,把握人性的特点,因为每个人都有值得寻找的人性亮点。所以,作为公安文学创作者,我在创作小说的时候,都是从寻找人性的亮点出发,努力给人以温暖、给人以希望。

我做过记者,写过不少新闻稿,因此在写小说的时候,我需要克服新闻的写作和小说的创作之间差别的难点。因为新闻都是陈述简单的事实;而小说不一样,小说要追求的是简单事实背后的东西,或者说人性。这就是小说不同于新闻的最大区别。2005 年,我开始尝试小说创作以来,我自以为,小说中的每一个人物,都是贴着人性在写,而且都找到了笔下人物人性中的亮点,哪怕只有一点点,或者微不足道,但我依然奋力捕捉。

在追寻底层人物的人性亮点上,我写过一篇名为《寻找一个叫杨花的女人》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杨花,是个侏儒,她靠捡垃圾为生。她捡垃圾的目的,是为了养活她收留的一个瘫痪、一个弱智和一个正常的三个流浪儿童。杨花起早摸黑捡垃圾,最后却被同样在城市流浪的一群流浪汉折磨致死。

关于我写这篇小说的初衷,当时我看了一则新闻,有关三四个小青年把一个捡垃圾的女人残忍折磨致死的事情。看完这个消息,我想到的是,我要寻求新闻背后的故事,也就是新闻无法表达而需要用文学来表达的故事。我就开始留意街上那些流浪的、时常翻垃圾桶的人,再结合当时一些媒体报道的一个老人为了资助困难儿童上学,四处捡垃圾卖钱的故事。于是,我就构思了这篇小说,把那些为了自己生存和帮助别人生存、生活在最底层人的人性亮点找出来,然后用文字表述出来。

有一天,我在电视上看到一档法制节目,突然让我找到了作为父亲应该担负责任的人性亮点。节目讲述了一个不到20 岁的男孩和女朋友偷吃禁果,生了一个孩子,后来孩子生病了,需要一大笔钱医治。面对巨大的医疗费用,孩子的母亲把孩子留给了男孩,自己偷偷走了。男孩为了给孩子治病,拼命干活,但无论他怎么努力,挣来的钱就像水流进沙漠,看不见一丝希望。绝望中的男孩只能靠偷盗,给孩子治病,但没偷几次,就被抓了。

看完节目,我始终忘不掉男孩跪地痛哭的画面。于是,我就慢慢思考、慢慢寻找,终于找到了男孩人性中的亮点——责任,一个父亲对孩子的责任。就这样,我写了《自由飞翔》。小说的结尾虽然有点悲惨,但我仍按照男孩的本性或者说每个负责任的父亲本性来,因为每一个父亲,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像天上的鸟儿一样,无病无灾、自由飞翔。

孝,是我国的传统美德。因此,作为子女,应该如何善待自己的父母?或者说,做子女的应该具有的人性亮点在哪里?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直到我女儿读初中,我时常在学校门口碰到和我一样接孩子放学的初中女同学,我的思维才豁然开朗。女同学的父母我都熟悉,因此在聊天的时候,不可避免地问起同学母亲走了以后她父亲的日常,也很八卦地让我同学给她爸爸找个伴。结果,她告诉我,她爸爸已经找了新的伴,在表面上,虽然她已经接受;但在内心,她始终难以接受。难以接受的原因一半是出于对母亲的爱,另一半是对父亲百年后的财产分割。这让我深有感触,老年人的黄昏恋不仅仅涉及到双方的子女,而且还涉及到双方的财产。而财产,恰好是很多子女反对父母黄昏恋的主要原因。因此,我写了一篇小说《火车向着北京跑》。在这个小说中,我为笔下的子女,找到了从孝道出发,支持父母黄昏恋的人性亮点。

我是警察,警察是我的职业。因为职业的关系,我能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这些人有的是我自己碰到的、有的是听同事说的、有的是在网上信息中看到的。

我也曾好几次到看守所、拘留所看那些暂时失去自由的人。对这些能让人爱恨交织的人,我也在寻找他们人性中的亮点。通过观察和了解,我渐渐明白,无论他们如何让人愤怒,还是有值得让我关注或者欣慰的人性亮点。我第一次写案件小说是《摇一摇》,这个小说主人公的原型是一起凶杀案的嫌犯。在探究他为何杀人的动机时,我发现他并不是坏到无可救药,而是因为无法容忍母亲受到屈辱。这其中又涉及到人性,对父母深爱的人性。

小说的主人公和女友订婚时,女友要了十万元的彩礼。十万元,对一般家庭来说,或许不是问题,但对一个刚刚筹钱给儿子买了房子的母亲来说,这是无疑是一块巨大的拦路石。为了儿子的未来和幸福,母亲四处借钱终于让儿子和女友顺利订婚。可订婚后,主人公在无意中发现,女友依然和情人在一起。这样的结果,让主人公无法接受,于是主人公提出分手,女友也同意分手,但在彩礼上,主人公虽然多次讨要,但女友始终不肯返还。但这些都不是主人公最终杀人的理由,最后是主人公的母亲下跪,女友依然不肯归还,这才是主人公杀人的一颗火星。这样的故事下来,你能说看不到人性的亮点吗?这其中就涉及到了我们一直代代相传和衡量人性善恶标准之一的“孝”。

2016 年最为热门、关注人最多的“于欢辱母杀人案”,当于欢见到母亲被人羞辱的时候,他拿起桌上的水果刀捅人护母,最终法院认定他是防卫过当,这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了于欢的“孝”。

所以,我写《摇一摇》这个短篇小说时,我没有把笔墨用在主人公杀人上,而是用在为人子女的“孝”上。

一说起杀人逃犯,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此人肯定十恶不赦、毫无人性。然而,我却想到了逃犯背后应该存在的人性。为此,我写过一个逃犯想回家,结果在火车站为追抢劫犯被汽车撞死的故事。主人公因为和人打架,杀了人逃跑,成了逃犯。久未回家的他,很想回家。为此,他买好了火车票准备去候车室的时候,在车站广场碰到歹徒在持刀抢劫一个小姑娘的挎包。看到这一场景,他挺身而出奋力制止。但在抓住歹徒后,他突然听到了警笛鸣叫的声音。看到远处飞驰而来、闪着警灯的警车,他突然想起了自己是逃犯的身份。本能,让他转身就跑,结果在穿过马路时,被一辆疾驰而来的汽车撞飞。这样的结局很惨,但人性是不是出来了?

母爱,是世界上最无私的。一个七八岁小男孩的母亲是个疯子,有一天,疯子母亲带着孩子去街上,但调皮的孩子不小心把一辆轿车的油漆蹭掉了一点。车主因为心疼车子,准备对孩子施以暴力。母亲为了保护孩子,但又斗不过蛮横无理的车主,无奈之下,她只能抛掉羞耻,用赤身裸体的方式来保护孩子。母亲的做法引起了围观者的同情,蛮横的车主只能灰溜溜地逃走。这就是我想表达人性中最闪亮无私的“母性”。这个故事虽然凄凉,但我还是抓住了“母性”的闪光。创作这篇名为《人之初》的小说,起因是看到一则母亲带着孩子骑自行车出行的时候,不小心和一辆小轿车发生了剐蹭,在和车主发生摩擦的时候,母亲脱光了身上的衣服。

人有非常可怕的道德优越感。当我们看到别人流氓的时候,我们很愤慨。当那个流氓是你朋友的时候,你又可以原谅他,你觉得他就是那样的人,就应该那样活着。所以,作为写作者,特别是以创作公安侦破题材主题的写作者,要以旁观者的眼光,客观地看待案件中的人物,努力把笔下的人物当做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只有这样,才能抛开那些人间道德秩序去写,才能贴近人性去写,才能写出让自己满意、让读者满意、让时代满意的好作品。

(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公安文联签约作家、鲁迅文学院第二十三届高研班学员)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